AD

当前位置:首页 > 单机游戏 > 红楼梦 >手机访问:m.xiaoyoushen.com

从“港”字引出的话题

来源:henan.china.com.cn时间:2016-03-18 12:01:08点击量:手机版

■安鸿志

【正如有网友认为:“石桥之港”出现在先,由于手写“之”字与“三”字相近,后来被误抄成“三”字;再后来,因为使用“石桥三港”不合情理,“三”字又被修改为“跨”字。】

在《红楼梦》中,“港”字出现多次,词义却有两个:一个读作gǎng(音岗),词义为“谈话投机”,例如“入港”;另一个读作hng(音哄),词义为“涵洞”,例如“石桥三港”。

意想不到的是,在笔者查阅的《词典》《辞海》中,都不见后一个解读,而且,在网上也未发现。后来,有位网友告知:从《康熙字典》上得知:“港”字有“音哄”的读法。如此看来,今天的读者鉴别“石桥三港”的含义不容易。

随后,笔者查阅了六部大作:《红楼梦大辞典》(1990年)、《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1982年)以及四部名家勘校本《红楼梦》,看看他们如何解读“石桥三港”中的“港”字。还算幸运,有三部以注解说明:“港——读作hng(哄),指桥下涵洞。”

但是,在那六部大作中,竟然有三种不同用语,即,“石桥三港”“石桥之港”“石桥跨港”。自然要问,哪个是作者的原意呢?即使只把《红楼梦》当作小说读,对这三种异文,也有比较或“选优”问题呀。当然,如果误用gǎng的读法和词义,“石桥三港”与“石桥之港”的含义不明。所以,在后文中只按hng(哄)的解读进行探讨。

如上三种用语,缘自收藏的《红楼梦》多种传抄本。乍看起来,如上的问题太学术性了。细想起来,以寻常思维方法,即可作出可信度很高的鉴别。

首先,如果说“石桥三港”是原文笔,其含义是,此“石桥”有三个“港(hng)”,即,有三个涵洞,或者说是“三孔石桥”。在《红楼梦》中的大观园里,石桥只是为增添情趣的点缀,能有三孔之多,值得书写一笔,有如颐和园中的十七孔桥,因桥孔多而著名。然而,普查《红楼梦》文字,特别细看描写大观园的笔墨,从未见有三孔石桥,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那么,为什么在那细微之处,贸然写出“石桥三港(hng)”呢?这与作者“慎用笔墨”,善用“伏线千里”的笔法相悖。可见,“石桥三港”与大观园的实际情况不符,尽管这只是不足道的细微末节,却也算得“微瑕”吧。

再说,如果“石桥跨港”是原文笔,查看《红楼梦大辞典》的解释有:“作石桥跨越港洞之意”,此涵意还真富有诗意。作为小说的行文,值得赞许。不过,据此说法,难于解释在诸多抄本中出现的异文,特别是在手抄的《戚序本》中,有批语指出:“石桥跨港”是从“石桥三港”修改而来的。所以,“石桥跨港”是作者手笔的可能性,可以被忽略。

最后说,如果“石桥之港”是原文笔,其含义是指,此“石桥”形成的“港(hng)”,或者说,此石桥的涵洞。此文笔用字简洁、自然,不费解。根据这种说法,最容易解释在多种抄本中出现的三种异文现象,正如有网友认为:“石桥之港”出现在先,由于手写“之”字与“三”字相近,后来被误抄成“三”字;再后来,因为使用“石桥三港”不合情理,“三”字又被修改为“跨”字。这是很合情理的解释,因为,如果“石桥跨港”在先,很难把“跨”字误抄成“之”或“三”字。尽管“石桥之港”不如“石桥跨港”那样优雅,却也再难提出值得深究的质疑。

综上所述,“石桥之港(hng)”是作者本意的可能性极大。在那六部大作中,有四部用了“石桥三港”,有一部用了“石桥跨港”,只有著名红学家蔡义江的《蔡义江新评红楼梦》(2010年)用了“石桥之港”,并有注解:“港(hng哄),桥下涵洞。”作为红学研究这是有价值的,因为有助于探究各种抄本的相互关系。作为文学欣赏,自然重视文字的完美,故而,用“石桥跨港”未为不可。至于“石桥三港”,因为有明显的“微瑕”,又是误抄来的,不宜再继续使用,写进注解中或许是必要的。

本月排行

  • 和讯网 和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金陵十二钗中,黛玉与宝钗并列第一,判词“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中的“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便是写的黛玉。她出生于一个世袭侯爵、支庶不盛的书香门第,从小便读书识字;父母先后去世,外祖母怜其孤独,接来荣国府扶养;与宝玉真心相爱,但这一爱情被贾母等人残忍地扼杀了;最终泪尽

    去看看>>
  • 咸阳耄耋老人小楷手抄《红楼梦》 将印刷出书(组图)

    3月6日,咸阳市82岁的李振华老人用时三年,纯手工抄写《红楼梦》前80回70余万字,共计32册,将印刷出书。李振华三年来每日坚持抄写3至4个小时,仅毛笔就用坏了40余支。李振华于2012年初开始抄写《红楼梦》,至2014年底完成。张远摄据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消息,3月14日,深圳龙岗区平湖人民医院发

    去看看>>
  • 曹雪芹故居何日才可复建? 朱乐耕提案背后的“红楼”梦

    全国政协委员朱乐耕图片来源于网络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13日电(人民政协网记者包松娅)“据了解,曹雪芹故居重建规划、展陈大纲20年前就已完成。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的议案提案一件又一件的呼吁,到现在就是没有动静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中心主任朱乐耕委员是绝对的红迷,

    去看看>>
  • 红楼“情榜”,被忽视的价值关怀

    [摘要]宋淇研究《红楼梦》的结构视角,突出体现在他对“情榜”的深入研究上。《红楼梦》原著最末本以“情榜”收尾,排出正册、副册、又副、三副、四副各十二名共六十名女子及其考语,而以宝玉领首。宋淇从整体上以结构的视角来理解《红楼梦》的方法与实践,特别是通过研究“情榜”来理解曹雪芹的价值关怀,可以说是筚路蓝

    去看看>>
  • 红楼梦这样拍才符合新规定!

    最近有一大波网剧下架了,包括《太子妃升职记》、《上瘾》、《无心法师》、《暗黑者》等,而昨晚,又有行业组织整理公示了最新制定的《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进一步细化了电视剧内容规范,对“什么能拍什么不能拍”进行了“详细”规定。小妖仔细一看这些个规矩,觉得脑中储存的无数镜头忽闪而过,乌泱乌泱地全部都进了雷区

    去看看>>
  • 新华御湖庄园:美女作家与你相约新华“误读红楼”

    [导读]作家闫红,腾讯《大家》专栏作家,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误读红楼》《她们谋生亦谋爱》《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诗经往事》《周郎顾》等。3月19日美女作家旋风来袭作家闫红,腾讯《大家》专栏作家,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误读红楼》《她们谋生亦谋爱》《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诗经往事》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