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当前位置:首页 > 单机游戏 > 万智牌 >手机访问:m.xiaoyoushen.com

卡牌游戏背景故事:万智牌赞迪卡时空

来源:games.ifeng.com时间:2016-03-18 11:17:48点击量:手机版

每一款卡牌游戏都会有一个自成体系的世界观和游戏背景。对于万智牌而言,每一个新版本都会给遍布世界的数千万万智牌粉丝呈现出不一样的故事背景,新的时空、新的人物、新的任务,让卡牌游戏迷们在万智牌的世界中流连忘返。最新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赞迪卡的时空之中:被称为鹏洛客的强大法师:妮莎、杰斯、基定,正领导着赞迪卡人,对抗着可怖的奥札奇怪物们……

计划已奏效。同心协力,妮莎、杰斯、基定,以及赞迪卡大军成功地建造了一座能够困住奥札奇泰坦的巨大晶石监牢。而就在刚刚,妮莎已将最后一颗晶石举至定位,困住了钨拉莫,那个蹂躏她世界的怪物。

站在基定身旁的飘浮岩石上,妮莎平视着钨拉莫那巨大的骨质面板。他们才刚完成的这件不可能的任务正威胁着要使她乱了套,但赞迪卡人自下方传来的欢呼声却振奋了她。

晶石网阵| Richard Wright 作画

长久以来,她的世界一直任钨拉莫予取予求,朝一条无可避免的毁灭路途直冲而下-巴勒格、塞基黎。但现在终于,而且几乎是不可思议地,竟完全相反。终于,轮到赞迪卡来进行毁灭了。而且赞迪卡将毫不留情。

“好了,我们开始往后拉!抓紧你们的绳索!”基定朝下方的赞迪卡人大喊着,同时往海户攀下一条绳梯。“确保边界的安全!”

还好有基定负责监管;有他指挥的话人们将会安然无恙,这表示妮莎便能专注于泰坦身上。一股预知的浪潮急冲过她。她的视线越过战场看向了杰斯。当他们四目相接时,他对她敞开了心灵。如你所愿他被困住了,她说道。现在是时候摧毁他了。。

是的。还有多少晶石被埋在那边的峭壁里?杰斯问道。妮莎能够感觉到在他的声音里的激动,即便是在她的脑中。我们还需要另一颗,不对,其实是两颗。妮莎,这一定会成功的!我有个计划。

我也是。妮莎抽出了她的剑。

但就在她能够行动之前,杰斯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晶石环上面。他已重建了他那相互重迭、等身大小的幻影图表。只要再两颗晶石来重导我们正在通连的能量,我相信我们完全不需要接触到泰坦就能够把他摧毁。风险极低-相对来说。如果我们只是…杰斯持续说道,但妮莎却没继续听下去。她不想要一种精心策划又冷静的攻击。她想把她的剑插进钨拉莫的脖子。她想把他开肠剖肚。她想要了结他,就在此时此地。她曾答应过杰斯在困住泰坦之前不会试图摧毁他;现在他被困住了。

她转身面对这片土地,朝岩石峭壁望去,接着她开始探向世界之魂。她呼唤,艾莎娅做出回应。元素怀着一种妮莎尚未在这个世界里见过的决心起身。带着她之前未曾感受过的希望。终于,赞迪卡准备好为了自由而现身。

Ashaya, the Awoken World | Raymond Swanland 作画

然后有某个东西破碎了。就像被踩断的小树枝,艾莎娅开始碎裂摇晃,她的形体一片片地瓦解。大感困惑,妮莎探入更深,更用力拉扯。但艾莎娅却毫无反应;她的枝干抽搐颤抖,而整个赞迪卡也随之震动。

妮莎所站立的飘浮岩石开始晃动,一开始相当缓慢,接着便愈来愈快,非常剧烈。妮莎跌了一跤,急忙伸出双臂来保持平衡。上下左右的震动是如此地激烈,彷佛赞迪卡正要把自己扯得分崩离析。接着,就像开始震动时那样地迅速,它停下来了。世界恢复平静,而且一切安静无声。

但妮莎知道这是个虚假的平静。某样东西不对劲,她能够感觉到,某样东西-

一阵粗糙刺耳的声响打破了这片寂静。在妮莎右侧,海堤和它上面的一切就像是浪潮般地翻涌着。妮莎惊恐地看着赞迪卡人与奥札奇被甩到空中然后坠落在坚硬的石墙上,接着在整个状况第二度发生时又再次被往上抛。

睁大眼睛并且感到狂乱,妮莎转向艾莎娅。赞迪卡发散出一股痛苦与恐惧的洪流,同时元素也坍塌成一堆碎石。

“艾莎娅!”妮莎朝她的朋友奔去,但却被另一波传遍世界的晃动给绊倒了。

在她左侧的海面上,晶石环与大地一样剧烈地摇晃着。随着一波波连锁的震动撕扯过海湾,地脉也努力维系着它们的阵形。监牢即将瓦解。但并非这个世界的晃动给了它压力。正好相反。这个不稳定的监牢正在给世界施加压力。在那里,就在监牢上方,妮莎看见一颗偏斜的晶石,一股黑暗能量正在穿过它,破坏了地脉数组的完整性。这不对。它不应该在那里的。它是从哪来的?担忧不已,她搜寻着杰斯。

妮莎,快离开那里!一得到她的注意后,杰斯的呼喊充满了她的心灵。

传来一道巨大又不停回荡的破裂声,监牢的其中一条地脉突然断裂。晶石环已被破坏。妮莎的心脏也停止跳动。

快跑啊,妮莎!就是现在!

但妮莎却没有逃开。她把自己推向那条断裂的地脉。这不可能发生的。不是现在。该轮到赞迪卡了。

当她落在断口附近的一颗飘浮岩石上时,其中一颗半脱离的晶石突然倾倒,拉扯着它仅存的连结直到这个连结也跟着碎裂。顷刻间,巨大的岩石开始摇晃,悬浮在曾将它固定住的最后一点魔法链结上,接着便朝海面铅直落下。

妮莎被晶石冲击而造成的巨大水花给淋湿,但她完全没有停下来擦一下她的眼睛。这不能发生。她伸向垂挂着的地脉,曾经与那颗坠落的晶石连结的地脉,而且她把感觉推入构成地脉那股强大的魔法力之中,直到她能够触碰到它。就在她成功的那一刻,一股难以置信的能量浪潮涌入她体内。她感觉到自己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把那份力量通连往何方。她会透过自己将它导入另一条垂挂的地脉中;她将会使用自己的身体来修补这个断裂的环。她会搞定这个。

她伸向另一条地脉,深掘着她自身的力量之井以使自己更朝它的魔法延伸,将她拥有的一切都灌注于复原晶石环上。只要再靠近一点而且-

她被击倒了。

妮莎在被打中之后才看见那条粗厚的粉红色触手。是钨拉莫。

随着监牢的完整度被破坏,他已能自由地突破它的边界。

不休饥渴钨拉莫| Aleksi Briclot 作画

环上的晶石开始摇晃,失去平衡。地脉脱离了她可触及的范围。钨拉莫将不再被拘禁了。

不!妮莎跳了起来,冲向最接近的藤蔓,这次她手上拿着剑。她直视着泰坦。这不可能发生。无论囚禁与否,她都会摧毁钨拉莫。该轮到赞迪卡了。

摆荡过藤蔓,妮莎把剑劈向钨拉莫其中一条胡乱抽打的触手。她的刀刃连条刮痕都没留下,但她不在乎。她再次出击。然后再一次。剩余的晶石环崩塌了。一个接着一个,其他晶石笔直地落入海中。一波波的咸水溅洒在妮莎身上,同时由充满恐惧的尖叫所形成的刺耳噪音从后方传来。钨拉莫,挣脱了束缚,再度朝海户移动。

妮莎痛苦地呐喊着。就跟他们当时成功困住钨拉莫一样地不可能,这样的结局看似更难以想象。

这个结局吗?

这真的就是最后了吗?

随着这个想法,一道衰弱的浪潮冲洗过妮莎,使她精疲力竭。她所能做的只有强迫自己的手指紧抓着藤蔓。

妮莎,你在做什么?你必须离开那里!杰斯的声音再度出现在她的脑中。她从未听过他如此急迫的声音,但她却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就是现在!杰斯大喊着。

他的担忧并没有影响她。她注视着下方翻涌的海水。如果她落下的话,那一定很冷。

监牢被破坏了,妮莎,杰斯的声音变得平静许多。那只恶魔破坏了它。我们无法再做什么了。出来吧。拜托。

那只恶魔…妮莎摇了摇自己。那只恶魔?她突然感觉到他,感觉到他这个怪物的邪恶。他在这里。她抬起头。他就在那里。她在巴勒格面对的那只恶魔,将坎尼之心连根拔起的那只恶魔,试图摧毁赞迪卡的那只恶魔。他已经回来了。

火花再燃的欧尼希兹| Chris Rahn 作画

突然间一切都合理了。他就是她感觉到的黑暗,他就是一直以来的错误。就是他的晶石打乱了这座监牢,使大地震荡。他就是这一切的肇因。而现在他正在施放一道咒语,一道如此古老又强大的咒语,以致于妮莎只认得它那模糊的形状以及那彻底又极为强烈的黑暗。随着这道咒语的施放,赞迪卡的所有大地开始痛苦地呐喊着。

“起!”恶魔尖吼着。

接着某个东西苏醒了。

妮莎转身看见一排难以置信地庞大、闪耀着黑色光泽的断片撕裂穿出了大地。甚至在这只怪物的其他部分冲破地表之前,妮莎就知道了自己正在看着第二位泰坦。寇基雷。这只恶魔呼唤了另一个惊惧兽来蹂躏她的世界。

Lius Lasahido 作画

她抬头回望着恶魔,而他则往下对她露出了笑容。微笑着。

妮莎浑身颤抖,感到一阵恶心,而就在那一刻她体内的某个东西被拔除了。她在很久以前就认出的某个部分,她试着要缓和、试着要遗忘的部分。她的那个部分具有力量,而现在那分力量正窜流过她全身。与地脉的力量激涌过她全身时的感受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这次她能够把它全留给自己。这感觉很棒。她的力量回复了十倍,接着她双手交替着攀上藤蔓,把自己拉上了这颗飘浮岩石的顶端。

她站在那里瞪视着这只恶魔。她知道自己应该不要理会他。她知道自己应该逃跑-或是与泰坦战斗,或是帮助人们,或是做任何并非她即将要做的事。但如果她做了其他任何一件事,那还有什么意义呢?她的作为能造成什么改变吗?难道还存有任何希望、任何最后的一丝希望来拯救赞迪卡吗?

如果她不理会这只恶魔,妮莎将得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她并没有选择离去。她反而直视着他,这个碍眼偷走了她的世界最后存活的机会。为此,也为了其他的一切,她将终结他。

她跳上剧烈震荡的海堤并朝恶魔冲去,宝剑在手,准备出击。在他们上次相遇时,没有确定自己已经了结他是她犯的错;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随着寇基雷崛起,海堤抽搐着,大海翻腾,大地晃动,赞迪卡人则尖叫不已。但这都是在妮莎周遭发生的事,在她的专注圈之外,超出了驱使她向前的愤怒。她眼里只有那只可怕的恶魔,而她唯一知道的事就是他即将死亡。

Lius Lasahido 作画

正当她一路穿越翻涌的后裔与不停摇动的岩石奔向这只带翼恶魔时,妮莎依稀感觉到寇基雷对她的周边世界产生的影响。之前她曾感受过这位泰坦的影响力,那时候有更多属于他的后裔充斥着这个世界。当时她并没有太在意这份扭曲的混乱,而现在她并不喜欢他对地脉造成那模糊纠结的影响。那片覆盖了这个世界的无缝图案被扰乱破坏。一切都不对。她踏出的每一步都需要非常专注的努力才能迫使她的脚接触到地面,才能克服真实的分解,才能补偿重力的扭曲。但她却坚持向前。什么都无法阻止她。

然后她面前的大地喷发了。寇基雷胡乱挥打的手臂击中了海堤,他巨大的拳头击碎穿透了岩石,使灯塔摇摇欲坠。这道冲击将妮莎抛向空中,伴随着海堤的碎片和数以百计的赞迪卡人。当妮莎悬吊在那里,暂时地悬浮着的时候,世界翻转了过来。时间变慢,接着漆黑、泛着彩虹光泽的腐化在纯白的岩石以及她周围的人们脸上形成结晶。彷佛她被困在一座冻结的池子里,因她周围的冰块压迫而窒息。

接着时间突然再度流动,而重力也跟着加倍,或甚至增加了三倍,以如此强劲的力量把妮莎往下拉回到坍塌的城墙上,连风都从她身边被移除了。她试着站起身,但却觉得自己正在沉入一滩流沙中。她周围的一切都变成崎岖的边缘与几何图案,诉说着不自然的事物。她眨了眨眼,但却无法清除这个画面。一切看起来都一样;她再也无法分辨城墙、海洋,还有那只恶魔。

她已落入寇基雷的扭曲力场。她摇摇晃晃地走着,不确定她的下一步会带她前往何处,不确定她身处何方或她正要前往何处。甚至不确定她是否还活着。难道结局已经到来了吗?

不。不!这不是结局。它不能是。这只恶魔是她完美世界里的瑕疵。把他从赞迪卡移除的需要驱使着她向前。她继续往前,把一只脚踩在另一只前面,一口接着一口吸气,直到她终于挣脱了扭曲的范围。

重获自由后,妮莎奔向海堤白色岩石的尾端并来到峭壁上,朝恶魔直冲而来。她向他俯冲,将他扑倒在地上,她的剑则抵着他的脖子。

“还真厉害呀。”他朝上看着她,仍露出了那道令人作呕的笑容。“终于想赢了。终于想不计一切代价。”

“你!”在妮莎把剑往下戳刺的同时,胆汁从她的喉咙后侧涌起。

但随着一道迅速的移动,恶魔躲开了她的剑并使自己脱身,飞到空中,同时往下朝妮莎送出一发他那吸取精华的魔法。它在她起身之前击中了她,从她的血管中吸取着生命,啜饮着驱动她的恨意。

她大声呐喊,一边探向大地,并往上朝恶魔送出一连串泥土。但它却从未触碰到他;土地在空中回转并往下朝她袭来,跟随着一束不自然地纠结扭曲的地脉。

妮莎滚向一旁,在瓦砾落在她身上的同时翻滚过地表-那是黑色扭曲的腐植,既不自然又饱受折磨。大感惊慌,她看着四只寇基雷后裔迅速地跑到她和恶魔之间。是他召唤它们的吗?

“哎呀,”恶魔说道,“我的计划得优先进行。赞迪卡沦陷。”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后裔便包围住妮莎,激起了她四周的石块。“而且赞迪卡将会灭亡。”

Ryan Barger 作画

灼热的疼痛把妮莎撕裂,她痛苦地咆哮着。虽然她无意这么做,但她的呼喊却惊动了艾莎娅。当周围的大地升起时,她能够感觉到赞迪卡对她的担心;这个世界正要来帮助她。但即便如此,它也正被扭曲、破碎、腐化。它即将被毁灭。

不。妮莎不能允许它发生。她把赞迪卡之魂推开。远离这份扭曲,远离这份摧残, 远离她。退后!

艾莎娅不愿离去。世界拒绝离开她,但妮莎却逼迫它离去。他们任何一位都无法再做什么了。

随着她的放手,她感觉到她的最后一丝希望在寇基雷后裔的影响之下扭曲成恐惧。她的肠胃扭转。大地、地脉,这个世界的生命变得如此扭曲变形以致于它们都不复存在。

在恶魔大笑的同时,妮莎最后的真实也崩解了。

我嘲笑着妖精那困惑的表情,她的真实就在她的面前瓦解。我无法控制。这真好笑。跟那双眼睛有关的某个东西。

“噢,小妖精。你想听听某个有趣的事吗?如果你当时让我完成我的工作的话,我就会重新获得火花并离开你的世界。我没有选择你作为我的敌人,但现在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成为你应得的敌人。寇基雷的扭曲将会让你体验到赞迪卡最后的时刻,被拉长了有如千年之久。像我那样地受苦吧。我通常不会在乎这种戏剧效果,但你却让我特地为你破例一次。”

寇基雷的后裔包围了这位玖瑞加人,不停在空间中挥砍以避免地脉接触到她,彷佛一群织着破碎真实之网的蜘蛛。她和赞迪卡的连结被切断了。无能为力。

我的心灵费力地指挥这群后裔。这是可行的,但我知道自己正走在刀口上。尤其在泰坦如此靠近的时候,我正冒着发疯或是更糟的风险。但只要我不指挥它们进行任何泰坦直接反对的事,那么我不认为它会介意我借用一些后裔来处理一只搅局的昆虫。我往后跃上空中审视着其余的战场。已经成了一片溃败。太棒了。

现在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而且永不回来了。

在我确认完没有幸存者能够逃离海户之后,当然,我会离开这个地方并且永不回来。

其实,现在那也不重要了。我应该马上离开此地并永不回来。

真有趣。有个人正在我的脑袋里。无法接受。通念术绝对是最糟的。我已经有太多跟那些想把不属于我脑袋的东西放进那里的人交手的经验了。

有种模糊的方向感将我指向了那位入侵者,藏身于下方奔逃的士兵中。我像彗星般地猛烈冲向地表,并在撞上泥泞又满是海水的大地的同时炸飞了赞迪卡人。一位身穿蓝袍的男孩屹立着,虽毫发无伤但却大受惊吓;他反射性地分裂成数十个镜像幻影。这把戏还不赖。

Victor Adame Minguez 作画

我悄悄说了一个字:我所知道痛苦最真实的名字。在环绕着我的一颗霹啪响的圆球中,痛苦支配着。我跟他一样都感觉到了,但比起这个男孩我早已习惯痛苦。所有幻影都弯下了腰,但只有其中一个是真正地感受到它。很轻易地便能挑出那个真实的品项。我得意地笑着朝他冲去,但却在与他四目相接时颤抖了一下。

那对眼睛就像一把长矛击中我。抛弃了诡计,他尽可能地用全力袭击我,但那只代表了我的拳头打碎的是他的颧骨而非照原先计划般地将他的头扭断。他旋转着跌向地面,坍塌成一堆被溅满泥巴的袍子。我向前走去,准备扭断他的脖子并结束这一切。

有个东西从后方抓住我的翅膀并把我往后抛离他,在过程中也扯碎了翅膀。我痛苦地着地,接着抬头看我的对手。虽然他能够在我注意到之前就发动第二波攻击,但他却等待着。高大、厚实、下巴方正,而且意志坚决。就大部分的标准来看是个好看的家伙。我边打量他边咯咯地笑着。他宁愿从我背后攻击我以拯救他的朋友却不愿用那种方式获胜。我马上就喜欢他了。一个英雄。

我稍微把头倾向他。“欧尼希兹。幸会。现在,我想请你离开并回家。你看起来像是个将军,所以你一定知道这场战争大势已去。这里的防御工事都是你的杰作吗?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呀。希望某天能再度与你交手。由你来选择世界和条款。但现在…”

他用他那金属的…四条…鞭子般的东西挥砍打断了我的话。他真的在挥舞一组软剑吗?已经好几世纪没看到那种东西了,而且从未在赞迪卡看过。软剑专家通常会是极致的高手,或是很有趣地短命。我躲开了攻击,感到恼火。

基定的怒责| Dan Scott 作画

“这些人受到我的保护,恶魔。退开,否则我将会制伏你。”他听起来也像是认真的。

“真令人失望呀。在我的那个年代,请原谅我如此表达,对这一切还是有某种礼节存在。但我猜现在的鹏洛客已不像当年了。举例来说,他们变得更容易死了。”我举起手掌释出一道源源不绝的纯粹弱能术。

而这家伙只是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一道恼人的贼笑,全身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刀枪不入!事情已演变得比我所预期的更有趣了。

“没那么容易,”他嘲讽着,接着便往前冲,以宽大的弧度向我挥砍。他虽奋力冲锋但却没有冲过头-他具有范围优势,而且我找不到任何能够抓住他的缺口。我用更多的能量冲击波阻止他靠近;大部分都被他躲开了,但还是有少数几发击中目标。每一次他都试图用那道金色光芒来稳住他自己。战术考虑:他的保护魔法需要他的专注。不过,他对此具有非常熟练流畅的技巧。他完美地将护盾交织进他一连串的攻击中,完全不让我有任何见缝插针的机会。不只一次,我的前臂被他划了几道伤口,但这些都是皮肉伤而且很快就愈合了。他让我采取防御姿态,而且我的假动作也没有让他上钩。我们的打斗又回到了对峙状态;他再度设法让自己站在我和那个通念师之间。

“你打得很好,但你无法伤到我,而且我不会再让你伤害任何人。我为赞迪卡而战,恶魔。”他的声音充满了许多决心,但我却能够看见怀疑开始在他的表情边缘缓慢地移动着。都是这样开始的。

“尼希兹。”我纠正他。“那么你是指…这些人吗?”我随手把一束能量轻轻地弹进一群缩成一团的脱队者与伤者们。死了六个。他退缩了一下彷佛要再次发动攻击,但他并不想离开能够保护那个通念师的位置。“或者你是指他呢?噢,我的朋友。这个通念师已经对你产生影响了,不是吗?这就是为什么你总得先杀了通念师。你有多确定你是出于自身的意志来保护他的呢?你有多确定他没有在你的脑袋里动什么手脚吗?”

他的眼睛瞥向一旁—看向通念师-就只有那么一刻。那样短暂的时刻就足以让怀疑把裂隙稍微打开一点。在那样细微的时间里,我向前冲,而在那极短的一秒内,他的重心已经移到了后脚上。

战斗中有许多像这样的时刻,时间静止了。此时战斗的喜乐淹没了对于时间之流的感知。他压低身体摆出摔角手的姿势,同时向我挥砍着,但他的攻击范围又高又宽。当我们四目相接时,我也能从他的脸上看见那份喜乐。他就和我一样喜爱战斗。很好。我就是喜欢这样。

他压低身体来迎接我的冲锋,但我准备好了;他试图扫过我的腿,但是,用我那只未受损的翅膀拍了一下,我翻跃过他并用爪子朝他划去。他的护盾偏折了这波攻势,但这道冲击却将他推离了我一呎,他不愿如此,于是便猛然冲锋逼近。我有时间来做好准备并摆出低姿态。我的体重与力量占了优势,但他的速度比我快,重心也较低。我不清楚他真正的战斗风格,但我已足够熟悉一般的战斗模式而能够预期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我给他一个目标而他也接受了。他用双腿锁住我的膝盖并开始施力-一种完美执行的擒拿与关节技。我比他重,但他还是能够在几秒内就打断我的膝盖。

我利用这几秒钟的时间来控制住他的右臂,当我们近身搏斗时将它锁定在我的脖子后方。我们溅起了泥巴、血液、海水、脓液,更糟的是,奋力想取得控制权-而且他是个比较高明的摔角手。膝盖发出破裂声,接着一道令人作呕的冲击传遍我全身。不过,他的问题是他预期这就是战斗的结束,而实际上,打碎我的膝盖只不过是我在过去一小时内所经历过第三糟的感觉。

我用完好的那条腿和优越的体重将他固定住。他紧咬着牙齿,脸上洒满了泥巴,与覆盖了我,覆盖了我们全部,覆盖了这个悲惨又注亡的世界相同的泥巴。他专注着不让自己的肩膀被折断。但我打败他了。他知道我打败他了。

Cliff Childs 作画

“你为赞迪卡而战?为了这个残破如粪堆的世界?好吧,看看它是怎么回报你的!”我把他的脸用力压进泥泞的水中。他不断地胡乱扭动挥打,语无伦次地说话与咳嗽,挣扎着想抓住东西。我能够感觉到绝望与恐惧,就在他的双手滑进泥巴里的时候。

就在他无用地挥打着我的时候。

就在他开始溺水的时候。

证明了刀枪不入完全比不上三吋污水。

“这就是赞迪卡!所有的苦难与荒地与污秽!这就是赞迪卡!”他再次抽搐,接着他的身体便瘫软下来。

我把他多压了一秒,然后松手并把他翻回正面,溅起了一阵水花。

“这就是赞迪卡,”我低语着。“而你的战斗已结束。”

本月排行

  • 终极PK:炉石传说和万智牌的清场法术

    炉石传说国外玩家Kripp录了一个视频,名叫“我们需要清场”,认为炉石现在需要更加出色的清场,以便对抗环境内越来越厉害的随从。他的观点无伤大雅,不过Kripp还声称更优质的清场能够帮助我们获得更佳的游戏体验。而这则引发了我们的分歧。就像你可能从题目中猜到的那样,Kripp的炮口对准了扭曲虚空,扭曲虚

    去看看>>
  • 卡牌游戏黑暗时空 《万智牌》依尼翠故事再现 (2)

    提起万智牌,这款风靡全球二十多年的经典卡牌游戏,恐怕在游戏玩家的眼中早已成为神一般的存在。而与实体卡牌同步更新的万智牌多重宇宙的故事也同样吸引着大量的游戏粉丝的关注。今天,小编就带领大家进入一个哥特风格的黑暗时空:依尼翠。在这里,吸血鬼、狼人、僵尸正威胁着人类的生存。还好,依尼翠有一位天使,守护着这

    去看看>>
  • 万智牌《万智对决》套牌构组之黑白伙伴

    风靡世界的卡牌游戏《万智对决》在再战赞迪卡更新之后,加入了158张万智牌最新系列《万智对决:再战赞迪卡》的牌,配合原有的牌池,构组套牌的思路一下让脑洞大到无以复加!小编接下来就要重点介绍几个深受万智牌玩家喜爱的组合:黑绿牺牲、黑白伙伴以及红绿地落的思路。书接上回,本篇,我们继续从黑白伙伴开始。卡列奇

    去看看>>
  • 密室、谜题、万智牌大奖赛,带你揭秘《依尼翠暗影》

    万智牌即将上市的最新系列《依尼翠暗影》,将带玩家们重回依尼翠——一个吸血鬼、狼人、丧尸、鬼魂横行,人类只能苟且偷生,生活在恐惧中的黑暗世界。一直以来,依尼翠的人类都只能依赖信念来保护自身,而此信念来自于他们的守护天使——艾维欣。但这次回到依尼翠的时候,人们却发现,曾经守护他们的力量,已经发生了变化!

    去看看>>
  • 想做VR卡牌王者? Oculus独占新作《Dragon Front》引关注

    虽然OculusVR有众多新作正在进行中,但《DragonFront》能够引起如此关注是有原因的。首先是Oculus创始人PalmerLuckey以及高管JasonRubin在推特上“卖关子”,然后就是该游戏与《炉石传说》和《万智牌》的内在关系,并以《游戏王》作为欧美玩家喜闻乐见的营销噱头,在VR设

    去看看>>
  • 卡牌游戏黑暗时空 《万智牌》依尼翠故事再现

    提起万智牌,这款风靡全球二十多年的经典卡牌游戏,恐怕在游戏玩家的眼中早已成为神一般的存在。而与实体卡牌同步更新的万智牌多重宇宙的故事也同样吸引着大量的游戏粉丝的关注。今天,小编就带领大家进入一个哥特风格的黑暗时空:依尼翠。在这里,吸血鬼、狼人、僵尸正威胁着人类的生存。还好,依尼翠有一位天使,守护着这

    去看看>>
  • 卡牌游戏高手养成之《万智牌》双头巨人篇

    说起万智牌,恐怕接触过卡牌游戏的玩家都不会感到陌生。万智牌有多种玩法,除了各种构组、限制这样的赛制选择,更有团队赛和双头巨人赛这样的多人玩法选择。刚刚经历过2015北京大奖赛的万智牌玩家,已经领略过团队赛的乐趣了,而就在不久之前,官方刚刚公布了即将于1月16日到1月17日进行售前现开赛的新系列——守

    去看看>>
  • 万智牌《万智对决》套牌构组之红绿地落

    风靡世界的卡牌游戏《万智对决》在再战赞迪卡更新之后,加入了158张万智牌最新系列《万智对决:再战赞迪卡》的牌,配合原有的牌池,构组套牌的思路一下让脑洞大到无以复加!小编接下来就要重点介绍几个深受万智牌玩家喜爱的组合:黑绿牺牲、黑白伙伴以及红绿地落的思路。本篇,我们主讲红绿地落,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地

    去看看>>